长城网:华北制药员工:生命中飞过的“和平鸽”

发布时间:2020-11-06 15:16:08 千金城彩票

稿件来源:长城网

华北制药员工:生命中飞过的“和平鸽”

在华药老厂区办公楼的钟表上,展翅飞翔的“和平鸽”成了华药的“代言人”,她讲述着华药60多年来“为了人类健康”的发展故事、见证了一代代华药人的奋斗历程。而对华药老员工刘彦林和潘志先来说,“和平鸽”还有着不同的人生意义。

 1.jpg

(华北制药外景)

胸前的“和平鸽”

一到华药,看到钟表上的‘和平鸽’,我就忍不住向‘和平鸽’敬礼。”回忆起1956年刚到华药时的情景,85岁的刘彦林依然激动不已,“‘和平鸽’是为了世界和平呀!”

在刘彦林书房的抽屉里,一枚“和平鸽”纪念章,把老人拉回到了1953年朝鲜战场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。

1953年初,刘彦林所在的文工团接到赴朝通知,跨过鸭绿江奔赴前线。为了适应战地分散演出需要,刘彦林除了专业拉手风琴外,还学会了表演山东快书、相声、单弦、大鼓......以便随时邀请战士们一起表演。

一次演出中,在他的引导下,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年轻战士,笑嘻嘻地走过来说:“我给大家来段山东快板。”说着就开始边敲边打。小战士活灵活现的表演,惹得大伙拍手捶腿、笑得前仰后合。十几天后,刘彦林他们听说这里打了一场漂亮的袭击战,炸毁了敌人的一个炮兵阵地,又赶回来给他们庆功,没想到这名小战士却在战斗中牺牲了,他留下了一张血染的照片,上面写着:小龙,我等你胜利归来。秀秀。

这让刘彦林万分难过,在他的著作《永远唱不完的歌》中写道:“万恶的侵略者,你们让多少父母失去子女,让多少孩子成为孤儿,让多少秀秀们生死离别!血债要用血来还!”

战争是残酷的,就在刘彦林奔走在战地,为战士们演出时,前线阵地无情的炮火震聋了他的双耳,他只能含泪离开了战斗了8年的部队。一枚刻着“和平鸽”的抗美援朝纪念章和一张革命伤残军人证书,成了这段历史的见证。

今后漫长的人生之路,怎么走啊!”刚满21岁的刘彦林,在经历了革命战争血和火的考验后,看到华北制药厂楼上展翅飞翔的“和平鸽”,找到了答案……

 2.jpg

(88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潘志先。郑建卫 摄)

今年89岁的潘志先,最喜欢拿出那件别满纪念章的蓝色制服,细细抚摸每一枚纪念章,尤其是那枚“和平鸽”纪念章。

1951年3月,潘志先随部队前往朝鲜战场,那时正在进行第五次战役,在朝鲜的山洞里,志愿军战士们靠压缩饼干和雪水维持生活。就在此时,部队接到命令,吃完晚饭开始总攻。“火箭炮开炮后,敌人的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。”回忆起那晚的战斗,老人仿佛又看到了战友们舍身忘死的一幕。“当时,我们去了就没想着活着回来,就想着要和敌人拼到底!”

 3.jpg

(潘老在空军航校时的留影。 张荣鹏 翻拍)

回国后的潘志先,参加了空军,后因为身体原因转业回到石家庄。市政府转业委员会建议他到华北制药厂看看,厂房上的‘和平鸽’让他驻足了:“纪念章上的‘和平鸽’是代表世界和平,这里的‘和平鸽’是为了生产好药,治病救人......”

工作中的“和平鸽”

1958年4月,潘志先转业到了华药链霉素车间,先后做过消毒工、配料工、车间副主任、工会主席,并2次获四化建设三等功。“我一看到纪念章,就怀念起牺牲的战友,当时很多战友都是因为缺医少药牺牲的,我必须要为生产好药冲锋陷阵。”

和潘志先一样在工作岗位上“冲锋陷阵”的,还有同样被“和平鸽”吸引而来的刘彦林。1956年,刘彦林脱下戎装转业到华药筹备处,后到105车间分包装岗位工作,华药第一批合格产品下线,竟四次经过了他的双手。“高兴得整夜夜睡不着,写了第一篇散文‘出生的婴儿,我要告诉你’。”刘彦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热泪盈眶。“初生的宝贝啊,你这难产的娇儿,当你经过一道道工序来到成品检查室的时候,工友们拿起你看啊,看啊... ...喜悦的眼里渐渐涌满了晶莹的泪水......”

也许是朝鲜战场让刘彦林更懂得了生命的意义,他开始写生活手记、学习笔记,记录药厂发生的故事。耳朵听不见,他就用纸笔和同事交流,只上过五年小学的他,起初连个完整的句子都写不全,但他却顽强地坚持着,用20年时间写了400多万字,并完成了被誉为“中国医药工人三部曲”的小说《东风浩荡》《春风得意》《三月超》,用文学方式记录下我国医药工业发展的变迁。

 4.jpg

(热爱写作的刘彦林)

他在回忆传记《吐不尽的深情》中写道: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已不再把写作视为可有可无的业余爱好,而是当做自己应尽的社会职责,一种责任感、使命感,促使我心甘情愿自找这份苦吃。在刘彦林老人那枚刻有和平鸽的“和平万岁”胜利纪念章旁,他留下这样一段文字:“这些能够见证历史的纪念品,时时发出警示:不忘初心,信仰坚贞,中华精神,代代传承。”

和平鸽”飞进下一代

在父辈的影响下,“和平鸽”也同时飞进了两个不同的大家庭。在潘志先老人家,一张照片格外引人注目。照片上潘老穿着那件别满纪念章的深蓝色制服,儿子潘立君和孙子潘嘉博分站两侧。

5.jpg 

(潘志先及其儿孙)

我、老伴、儿子、女儿、儿媳、孙子,都是华药人,他们在不同岗位,都独当一面。”潘老掰着手指头,讲述着三代华药人的故事。儿子是工程师、儿媳是会计师、孙子是销售员... ...在华药遇到困难的时候,有高薪企业找到潘立君,但他并没有动心,他知道父亲希望他坚守着为了医药事业和华药奉献毕生力量的诺言。

刘彦林也同样拥有着幸福美满的华药大家庭,两个儿媳、一个儿子都是华药人。在他看来:想到华药,就想到了亲人、同事和朋友,他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——歌唱华药,歌唱祖国,歌唱伟大的新时代!

 

 6.jpg

(获得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的华药老员工。左起分别是:宋文召、李宝珍、潘志先、李文彝、薛长卿、刘彦林。)

如今,刻在纪念章上的“和平鸽”依然闪亮,他记载着志愿军战士们“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”的报国情;记录着“我们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祖国知道我”的爱国志。

70年过去了,今年10月,华药包括刘彦林、潘志先在内的七位老人,获得了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,在拿到纪念章的时候,老人们用粗糙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金灿灿的纪念章。“和平鸽”从他们生命中飞过,从战场到工厂,从爱国情到奋斗志,相信他们的精神也一定会在“和平鸽”的见证下代代相传......(长城网记者 郑建卫 张荣鹏  通讯员 李倩)